天命凰徒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不偏不倚,云浅阴差阳错地印上了御尘风的心口。

  水嫩如云,带着微温的润泽,碰撞在了御尘风从无人触及之敏感。

  瞬息之间,御尘风气血上涌,整个人僵直在水中,只剩下眼中暗涌的幽深,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在上下翻腾。

  云浅脑中也是一片空白,心神都整个被抽离,人完全就僵硬在原地,忘了该如何动作。

  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在二人之间流淌而过,两人仿佛静止了一般。

  直到一滴调皮地水珠从御尘风的发上垂落,挂在云浅长长的睫毛之上,微弱的震动,将云浅神魂一下子拉了回来。

  云浅猛然回神,慌忙松开御尘风。

  “师父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  云浅的头低的不能再低,而那抹嫣然早已烧到全身,云浅整个人都红透了,娇艳欲滴。

  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  云浅嘴里低声嗫嚅着。

  下一刻,捂住小脸,用尽浑身气力,极快速转身上岸。

  慌乱之中就往外跑,连一旁换洗的干净衣衫都没拿。

  且云浅直接从池水中出来,全身衣服浸透了池水,此刻都滴下来,落了一地。

  白色素衣沾水,紧帖着云浅的身形,勾勒地云浅愈发的娇小玲一珑。

  云浅捂着一张烫红的小脸,光着小脚丫,头也不回的冲出新月池,直朝着自己的凝华阁跑去。

  当御尘风缓过神来之时,云浅身影已经不再新月池畔。

  御尘风望着岸上一串湿哒哒的小脚印,方才一幕幕不禁在脑中快速回放。

  刚才发生的一切,应该都是意外吧?

  自己被小五不小心触到,确实也是始料未及。

  对自己而言,都是极大的震动,就更别说小五了。

  小五连鞋袜衣服都来不及穿,就逃跑了,跑这么快,应该也是被吓得不轻。

  不过,方才的一切,倒是自己有些方寸乱了。

  是不是不该再提及此事,要不然,小五之后又如何自处?

  更何况,他身上还有伤,才泡了这么一会儿,也不知恢复的如何?

  看方才他跑的倒还快,想必还是恢复了些吧。

  御尘风心里莫名有些烦闷与慌乱,自己心口也在不寻常的跳动着。

  双眸微阖,心中默念清心诀,想驱走心中这份突如其来,有些在掌控之外的异动。

  清心诀,清心敛神。

  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晚风拂面而来,吹散了池水上的云雾,也吹退了心中翻涌的情绪,恢复了如常的平静。

  御尘风从池水中缓缓走出,轻披上备好的雪衣白袍。

  白衣胜雪,衬着墨发飞扬而起,天人之姿。眼里绝世光华,风仪万千。

  御尘风原就身材挺秀高颀,站在那里,一衫简单的雪衣白袍,在他身上都能绽放出无尽风姿,说不出的飘逸出尘,如天降谪仙,摄了人心。

  低眸下视,另一件略小的白衫还整齐地摆放在旁,而旁边则是一双小巧的鞋袜。

  御尘风眸波轻动。

  小五没穿鞋袜,方才全身湿一透的跑出去,太容易着凉了,眼底不禁浮起一抹担忧之色。

  下一刻,探身下去,拾起了一旁干净的衣衫和鞋袜,朝着凝华阁过去。

  而此时,凝华阁内,某个少女正在换下身上粘一附的衣衫,尤其是覆在身上那一圈圈白色绸缎。

  云浅小心翼翼地取下之后,才彻底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自己今天犯了如此荒唐之事,不管不顾地扔下师父一人,独自一个人跑回来,以后该怎么面对师父。

  不过,那个新月池还真的很管用,才那么一会儿工夫,全身都舒爽很多,酸痛的感觉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。

  只是才泡了那么一会儿,真是太可惜了。

  云浅有些失神地拎着干净的衣服,脚底一丝冰冷之感渗透而来,低头下视,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光着脚。

  云浅用力拍了拍如今还是滚一烫的脸庞,用干净的布将身上残余的水分擦去,这才感到一阵舒爽之感。

  云浅拿起自己备用的白色绸缎束一胸,开始重新严严实实地将自己心口处那含苞待放的柔软,一圈圈地束好。

  只可惜,才裹束了一半,便似听着清浅的脚步声。

  “谁?”

  云浅不禁紧张地竖起耳朵,手上也僵在原地,停止了动作,一双小手此时正紧紧地捏紧手中的白色绸缎。

  “小五,是我。”

  御尘风沉静温柔的声音,仿佛低吟的夜莺般婉转,让人沉醉。

  “师父?”

  云浅,心中一惊。

  师父怎么会来!

  难不成是自己方才荒唐之举,惹师父生气,现在来兴师问罪?

  不会。虽说世人一直评价师父清冷高贵,素性孤傲洁癖,极难与人亲近。

  但是,从自己接触以来,发现根本不是如此。

  恰恰相反,其实师父内心是极温柔好相处的人,待自己更是无比包容与亲近。

  若是师父要兴师问罪,想必在新月池应该就已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命凰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闻香识女林小兰只为原作者木林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林铃并收藏天命凰徒最新章节